但对于温州剃须刀行业而言,这个日子却不普通,让人心痛和铭记。当天晚上9时31分,曾率该行业成功反击全球知名剃须刀品牌“飞利浦”诉温州剃须刀企业侵权案的浙江日峰电器有限公司(下称日峰电器)创始人周国新,因病去世,享年69岁。

出生于普通工人家庭的周国新,作为长子的他,懂事得也早,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去当学徒工,接济家用。

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全国,周国新与众多温州人一样,也尝试着办起了家庭作坊,加工过塑料袋、弹簧、打火机等多个领域的产品。

获得原始积累后,已过而立之年的周国新,毅然于1986年正式创立温州日峰剃须刀厂。经过10余年的发展,剃须刀发展为温州的一个新兴产业,全市一度有数百家剃须刀企业,但规上企业并不多。

如何让剃须刀企业在温州更好地发展?彼时已带领公司率先成长为规上企业的周国新,认为温州剃须刀企业需要“抱团”,于是在1999年牵头成立温州市鹿城区剃须刀行业协会。一年后,温州市剃须刀行业协会也应运而生,周国新成为首任会长,并连任数届。

当时,温州的数百家剃须刀企业多数租用厂房生产,随着行业的发展,不少企业反映能否依托协会,向政府申请用地指标,打造一个剃须刀产业园,以便于未来整个行业更好地发展。

就此,身为协会带头人的周国新积极跟鹿城区相关政府部门协调,最终获得在藤桥镇打造剃须刀产业园的空间。2006年,鹿城区腾出50亩工业用地优先安排了包括日峰电器在内的5家规上剃须刀企业。

获得发展新空间的温州剃须刀产业迅速壮大,温州剃须刀一度在国内占有60%的市场份额。温州也成了中国剃须刀生产基地,成为温州最早一批拿到国字金名片的行业之一。

然而,在多种因素的促使下,温州剃须刀行业发展放缓,部分剃须刀企业开始调头进入当时正热的房地产等领域赚快钱。周国新也会向家里人提起某个老板投资房地产赚了多少钱的事,但是他始终没有进入赚快钱的领域,而只是将公司业务延伸到跟剃须刀行业相近的按摩器材领域。

温州剃须刀企业的快速成长,自然会挤压这个“赛道”上原有剃须刀品牌的生存空间。当时,在国内市场比较知名的剃须刀品牌多数是跨国品牌,像飞利浦、松下等。

这些跨国剃须刀品牌看到温州剃须刀行业的崛起心急如焚。其中,作为全球剃须刀行业老大的飞利浦,则直接拿起了知识产权这个“大棒”挥向温州企业。2002年4月,飞利浦突然向浙江省知识产权局诉称,日峰电器和力德实业这两家温州剃须刀企业,侵犯了飞利浦剃须刀的外观设计专利权,要求停止侵权;5个月后,飞利浦又以相同理由起诉温州另外两家剃须刀企业。

“那时,飞利浦向温州的几十家剃须刀企业发来侵权律师函,大部分剃须刀企业都不知所措。”温州市剃须刀行业协会会长魏锡麟回忆道。彼时,魏锡麟经营的“力德实业”也在被告之列。

魏锡麟说,当时担任温州市剃须刀行业协会会长的周国新,立即举行协会理事会,要求企业不要慌张,同时牵头企业抱团,聘请律师应诉。“我和老会长(周国新)俩人多次去北京应诉,在北京期间,积极寻找各方专家,评估这起知识产权官司的情况。”

2003年6月23日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决,飞利浦诉温州剃须刀企业专利侵权案不成立。随后,飞利浦又上诉,2004年法院仍维持原判。最终,飞利浦欲借助“专利大棒”给温州剃须刀企业致命一击的计划,以失败告终。

“当时,法院判决结果一出,判飞利浦主张的专利无效,温州的整个剃须刀行业都欢呼了。老会长也打电话给我表达了喜悦的心情。”魏锡麟回忆道,“幸好,当时老会长牵头我们温州的剃须刀企业积极应对这场知识产权官司,不然后果很难想象。”

作为温州的第一代企业家,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拥有吃苦耐劳的精神。这在周国新的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。“公司创办之初,我们在市区牛山租房生产,能将工厂一点点做大,凭的就是温州人的吃苦耐劳精神。”周国新的妻子兼创业搭档张女士说。

即便日峰电器成长为温州剃须刀行业领军企业后,周国新身上的吃苦耐劳精神也一点未流失。“新工厂在藤桥建成后,老板直接在工厂装修了居住套间,打算住在厂里。”日峰电器财务部经理夏女士说。

2010年,日峰电器正式搬迁到藤桥后,周国新和妻子就很少回家,直接生活在工厂里。“他认为,每天从藤桥回市区的家要花近两小时,将时间浪费在路上划不来,宁可将这些时间多用在管理公司上。他把一辈子都献给了心爱的剃须刀事业。”张女士这样说。

张女士透露,在周国新查出重病前,他们一家人每年在市区的家住得最长的时间就是春节期间,日常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公司。

“我爸除了工作,没有其他特别的爱好,生病后还时常到公司去工作,有时甚至是拄着拐杖去的。”已身为日峰电器董事长的周伟峰说。

七年前从父亲周国新手中接过重担的周伟峰,对父亲在公司工作的场景仍历历在目。“昨天,我突然想看看我爸过去三年生病期间是如何走过的,翻听他给我的微信留言,三年的语音留言,绝大部分都是跟工作有关的,很少谈及他的病情。”周伟峰说。

周国新去世的消息,迅速在温州剃须刀行业传开。远在安徽的石先生了解到曾经的老板去世的消息后,放下工地上的事,直接驱车到温州送周国新最后一程。

有日峰电器的员工坦言,老同事石先生远道赶来悼念,主要还是老板周国新一直以来对员工很好,不少员工因故离职后仍对他怀着敬意。

“老板都将我当成他的半个儿子了,对我们的好说也说不完。”日峰电器的销售经理丁先生说。他大学毕业后就到日峰电器工作,至今已16年。

其实,像丁先生这样在日峰电器工作超过10年的员工占到该公司员工总量的半数以上。

“周董日常对员工很关心,我们家里出了大小事情,他也及时掌握,甚至会帮忙解决。”夏女士说。早在10余年前,温州曾爆发民间借贷风波,夏女士丈夫也卷入其中,其家庭突然要承担数百万元的债务,周国新了解到情况后,直接借钱给夏女士还债。

夏女士坦言,当时老板自己日子也不好过,刚建了新厂,还购买设备,银行贷款有数千万元,这种情况下仍主动借钱给她家还债,非常感动,因此她也一直选择在日峰电器工作,而且一干就是23年。

当下,夏女士、丁先生等日峰电器员工,能为老板周国新所做的事,就是为他送上最后一程,并道上一声:一路走好。

日峰电器创始人周国新因病离世,他曾率温州剃须刀企业打赢与“飞利浦”的官司

生前曾担任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理事、中国五金制品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国五金制品协会日用五金分会副理事长、中国休闲保健产业联盟副主席、浙江省礼品协会常务副会长、温州市鹿城区企业家联合会副会长、鹿城区国际商会副会长、鹿城区政协常委、温州市剃须刀行业协会会长、温州市个人护理电器行业协会终身名誉会长等职;还先后被评为温州市“知名企业家”、鹿城区“优秀企业家”、鹿城区劳动模范等。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